小编其实不想做这条推文!因为这场展览实在太

  据介绍,随着展览接近尾声,现在每天到博物馆想要参观的人数已经接近万人。但为了保证参观者的体验,同时考虑到展品保护所需控制的温度和湿度,每天能进展区参观的人数只能在1500人左右。

  博物馆工作人员提醒大家,剩余3天可能会出现爆棚的情况,如果想要参观展览,请大家早些到博物馆。

  “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集中呈现了从“法国大革命”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法国艺术以及以巴黎为中心的法国社会风貌,参展的103件学院派艺术精品均来源于世界闻名的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和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展品包括学院派代表艺术家多米尼克•安格尔、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帕斯卡•达仰-布弗莱等人的油画精品,以及创作了巴黎凯旋门浮雕《马赛曲》的著名雕塑家弗朗索瓦•吕德的雕塑作品。此次展览的部分展品是首次走出法国来到中国,展品级别高、艺术表现力极强。

  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是享誉三百年的殿堂级美术学院,影响力遍及欧洲大陆(谦虚了,小编觉得是全世界)。对20世纪中国美术界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国老一辈艺术名家,如徐悲鸿、林风眠、常书鸿、方君璧、廖新学等,都曾就读于这所学校。

  其倡导的学院体制(包括教学以及竞赛)成为了世界各地美术学院的标杆:例如其开创的罗马大奖学术体系,培养了19世纪最重要的学院派代表。既然有这么多“优秀学员”加持,自1648年创办以来,巴黎高美继承了超过45万件藏品。

  罗马大奖是一种著名的法国国家艺术奖学金。关于这个奖学金,还要从巴黎高美说起,巴黎高美的前身是法国皇家绘画与雕塑学院(建于1648年),当时恰逢新古典主义运动萌芽。1666年,法国皇室在罗马创建了法国学院,赞助优秀的法国艺术家去意大利学习,而在巴黎高美组织的绘画比赛中获得一等奖(即罗马大奖)的学员才能得到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

  罗马大奖由国家出资,供给获奖者3到5年在罗马居住的机会,在此期间,获奖者不仅能亲眼目睹意大利历代大师的名作,新宝gg创造奇迹还能接受当世名师的指导,很多著名的艺术家在学生时代都是罗马大奖的获得者。

  安格尔便是在1801年凭借《阿喀琉斯接见阿伽门农使者》获得罗马大奖,但是因为当时国家遇到了财政危机,所以1806年才能前往罗马学习。

  享受国家奖学金的画家每年必须向巴黎送去自己的作品展出,对这些作品的类型也有比较严格的规定:

  这幅作品取材于古希腊文学,主题来自荷马《伊利亚特》的第一章节中的片段,表现的是阿喀琉斯的母亲忒提斯乞求朱庇特的庇护。安格尔表现出了对荷马作品片段的尊重,他在画面中绘现了跪着的忒提斯,后者用左手够到朱庇特的下巴。画面中还有朱庇特的妻子朱诺,她忧伤地倚在一片云彩之上。

  为了表现人物形象,安格尔从卢浮宫及罗马的博物馆里收藏的古代作品复制品中寻求灵感,此外,他也通过自18世纪下半叶起被画家广泛使用的版画集中的复制品汲取灵感,比如凯吕斯伯爵。从18世纪80年代起直到19世纪10年代,法国绘画由雅克-路易·大卫式风格占主导地位,这位艺术家在古希腊、罗马作品及一些绘画大师(如拉斐尔和尼古拉斯·普桑)的作品中寻找固有的元素以进行创作,其中对真实性的考量和对技巧的拒绝应当用于有教益的主题当中,试图借此在极其动荡的18世纪末推动和加强公民的美德意识。

  然而,安格尔并不满足于临摹古代的典范作品。如果说朱庇特——权威和力量的象征——庄严地坐在宝座之上,表现了神和罗马皇帝的传统形象(安格尔于1806年创作的《皇帝拿破仑一世》肖像画中已选取这一形象),那忒提斯的形象则具有原创性质,引发了同时代画家的诸多评论。解剖学的精准将线条置于首位,使得整个画面凸显出了真实性及内在的和谐感。

  这件作品一开始并未被毫无保留地接受,但当局最终于1834年将其收购。此外,安格尔还收到许多官方订单,尤其是卢浮宫的装饰画订单。

  这又要从巴黎高美说起……巴黎高美举办的沙龙展为18、19世纪法国艺术的繁荣做出很大的贡献。从1737年开始,巴黎高美每年在卢浮宫的“方形沙龙”大厅举办一年一度的“皇家绘画与雕塑学院沙龙展”。此后,每次展览都被称为“沙龙展”。

  沙龙体制为艺术家提供了新的欣赏者和赞助者,使艺术界更活跃、多元,也形成了新的艺术取向,影响着艺术的发展。在当时的沙龙中,获得声誉的,重要作品此次也来到中国展出,除了安格尔的《朱庇特与忒提斯》,还包括欧仁•德拉克洛瓦的《弗朗索瓦•拉伯雷像》、卡米耶•柯罗的《意大利风光》、亨利•热尔韦以维克多•雨果的小说场面入画的《4日晚上的回忆》等作品。